女人一生最剧烈的痛

   |    2017年9月13日  |   国内  |    评论已关闭  |    6

(原标题:女人一生最剧烈的痛)

文/本报记者王奇 图/本报记者邱凌峰

8月31日,26岁的产妇马茸茸在陕西榆林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待产时,从分娩中心备用手术室坠楼身亡。这一悲剧令人震惊,也让人为之心痛。

妇产科可以说是医院所有科室中,哭声最多也是喜悦最多的科室,每天,一个个让人欢喜的幼小生命在这里来到人间。这里集结了生与死的挣扎,为了宝宝的到来,母亲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难以预测的“突发”状况时有发生。

近日,记者走访了贵州省妇幼保健院妇产科,坚强的产妇、焦急的家属、忙碌的医护人员……这里浓缩了百态社会、人间冷暖,关于母爱,关于奉献,关于选择,关于生命。

每天迎接新生命

9月8日,和无数个日常一样,不停有孕妇被送往贵州省妇幼保健院分娩中心待产。

紧闭的产房大门每一次开启,都会传出产妇阵痛时此起彼伏的呻吟。

分娩室里,28岁的杨薇薇双腿弓起,仰躺在产床上。阵痛袭来,这位准妈妈紧紧拽着床杆,两颊的肌肉一条条绷紧,汗水已经浸湿了她的长发。

丈夫罗邱涛紧握着妻子的手,一面给她擦汗,一面语无伦次地说着鼓励的话语。

“用力!对对,很好!保持这样的状态!”助产士何云丰和同事守在杨薇薇身边,每一例顺产,大多会由两名助产士搭档完成。

经过1个多小时助产,15点39分,杨薇薇诞下一个6.8斤重的男婴,助产士立即为宝宝清理口鼻分泌物,“哇”! 一声清澈而响亮的婴儿啼哭响彻产房。

妻子还没从疼痛中反应过来,目睹了生产过程的罗邱涛已经泪流满面,“都说儿的生日是娘的苦日,我真的觉得母亲太伟大了!”

何云丰轻轻将婴儿放在妈妈的胸口,一进入妈妈的怀里,原本哇哇哭的宝宝马上就安静下来。这是贵州省妇幼保健院当天诞生的第15个宝宝。仅去年,就有14546个新生命在这家医院降生。

1990年,何云丰正式成为一名助产士,现在,她还是分娩中心的护士长。迎接了多少新生命,何云丰早已经数不清、记不得。但是,跟27年前第一次接生一样,听到新生儿清脆的啼哭声,仍会让她感到幸福。

孕妇随时都可能生产,这就需要产科的医护人员随时做好准备。在分娩中心,28名助产士每天两班倒,白班从早晨8点到晚上9点,夜班从晚上8点到次日早上9点。“孩子出生的规律是晚上生的比白天多。”何云丰记得,有一晚,突然产妇就非常多,一个班里2名助产士连续不停歇地迎接了13个小生命的到来。

“突发状况”时有发生

做了16年的妇产科医生,刘艺的主要工作除了帮助产妇平安生产,还要对新妈妈进行健康指导,教妈妈们如何保养身体,照顾好刚出生的婴儿。

“门诊的病人如果需要手术,时间上是可以选择的,妇产科可不行,小宝宝不会和你约好时间再出生。”刘艺所在的小组,一天少不了七八台手术,最忙碌的一晚,完成了12台剖宫产手术。

生孩子对每个家庭都是大事,来到产科的每一个人,都对新生命的到来充满了期盼。刘艺说,出于职业的本能,每一名医护人员不管有多么劳累,大家都会提着一股劲儿、非常谨慎地对待工作。医生累倒,往往是在缝合完最后一针之后。

都说分娩是过鬼门关,有很多不确定因素都会威胁到母婴的健康,妇产科当然也不可避免会遇到危重症孕产妇。

对妇产科医生来说,最严重的急危重症,就是凶险性前置胎盘。据刘艺介绍,正常情况下,胎盘在子宫前壁、后壁、侧壁,凶险性前置胎盘就是胎盘处于一个前置状态,附着在了前次剖宫产的疤痕部位,胎盘甚至会穿透了子宫壁,长到膀胱上。

前置胎盘一旦出现大出血,非常凶险,孕妇很快就可能因为失血而休克,既而出现生命危险,而肚子里的宝宝也会因此而有危险。

前不久,一个危重症产妇就由急救车送到了贵州省妇幼保健院。“这是一个凶险性前置胎盘的产妇,有过两次剖宫产经历,当时的出血状况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,差不多达到了7000毫升。”情况危急,刘艺立马联系了妇科等专家,各个科室配合,调血、调人。

抢救进行了4个小时,好在母子平安。

在刘艺的职业生涯里,还遇到过一名大出血的产妇。急救车送来时,已经因失血过多昏迷了。“出血量达到了整整2万毫升,相当于全身的血液换了5遍。”为了保住产妇的生命,在征得家属的同意后,医生不得不施行子宫切除术,最终将她从“鬼门关”拉了回来。

并不是每位危重症孕产妇都能在这里转危为安。往往在付出许多努力后,仍然不能把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。

“无能为力,你救不了她。”直到现在,妇产科三科护士长杨萍回忆起发生在病房里的那一幕,依然感到哀痛。

几年前,在病房里,一位36周的孕妇突发急性心梗,心脏停跳,家人立即将她送到妇幼保健院。几乎是下意识的,杨萍立马跳上去对孕妇进行心脏复苏,双手每按下一次,她都用尽了全身力气。

连续按压了半个小时,这名孕妇渐渐产生了微弱的自主心跳,气喘吁吁的杨萍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但用呼吸机维持了5天后,家属决定放弃治疗,孕妇脑死亡。

孕育一个生命有很多未知的、不可预料的事情发生。很多年前,一位产妇还在待产区等候生产,突然羊水破了。只听到“啊”的一声之后,这位准妈妈就没有了声音。

抢救。无效。

后证实为因羊水栓塞引起多器官功能衰竭。何云丰说,羊水栓塞进展过程相当快速,通常是在产妇快要生产或是刚生产完的一段时间内,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循环,引起急性肺栓塞、过敏性休克、弥散性血管内凝血、肾衰竭或猝死的严重分娩并发症。

生产的痛你可懂?

“母亲的身份意味着什么?那就是为了孩子可以承受一切苦难。”何云丰说,为了生个健康的宝宝,很多妈妈历经磨难、吃尽苦头。

在何云丰还没有当妈妈之前,她接生了一个产妇。“孩子的位置不好,宫口打开了,但生产了很久,一直生不下来。”她还记得,由于生产的时间太长,本来孩子要出来,产妇后来没劲了,孩子又回去了。

终于,随着响亮的啼哭,孩子终于出来了。孕妇瘫在床上,脸上、脖子上全是红色的血点。“这是把她所有的力气都使出来了!”何云丰感叹,生产可能是女人一生所遇的最剧烈的痛。

根据中华医学会统计:6%的初产妇感觉轻微疼痛,约50%的初产妇感觉明显疼痛,约44%的初产妇感觉疼痛难忍,甚至“痛不欲生”。

一般来说,疼痛感分为10个级别。曾有专家这样比喻,拿一把美工刀,把自己的中指从中间切分开来,疼痛指数是9.2;晚期顽固性癌痛指数是10;自然分娩,疼痛指数是9.7—9.8。

女人生孩子的场面比较血腥,在给产妇接生时,何云丰还遇到过一些突发状况。“产妇的丈夫进产房陪产,目睹了血淋淋的场面后,吓得晕了过去。”这时,医护人员不得不一面顾及产妇,一面“处理”晕倒在地的丈夫。

对于一个母亲来说,为孩子哺乳也要经历很多痛苦。尤其是剖腹产的妈妈,产后刀口的疼痛,使得一些妈妈不能侧身,不能抬头,更不能下床。妈妈的哺乳姿势,一般是妈妈侧身躺在床上,这样宝宝吃起来会很轻松。

在病房里,杨萍常常看到,妈妈们忍受着疼痛流着眼泪,坚持侧身让宝宝吸吮。“其实每一个女人不管她之前看上去多么柔弱,在做了母亲之后,她就成了真的勇士。”杨萍说,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就是这个意思。

大概十年前,刘艺刚到妇产科时,为一个四十几岁的产妇做剖宫手术,成功诞下了一对双胞胎。她与丈夫结婚十多年一直怀不上,历经千辛万苦,终于通过试管婴儿怀上了。

“那时候的保胎理念是要卧床休息。”刘艺说,这位准妈妈无比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宝贝,整日小心翼翼卧床,如此坚持了将近9个月,在上产床时,她已经双下肢萎缩。

几个月前,一名二十几岁的产妇前置胎盘出血,在推进手术台的那一刻,这位准妈妈拽着刘艺的衣角恳求:医生,如果万不得已,给我保娃娃!

最终,母婴平安。“我估计她是电视剧看多了,哪里有保大保小这样的选择题,妈妈的安全一定是第一位的。”即便如此,刘艺说她能理解作为一个母亲本能的反应。

这里浓缩了社会百态

妇产科是个特殊的科室,这里浓缩了百态社会、人间冷暖。做妇产科医生这些年,刘艺遇到过各类病人,有趣的,执拗的,令人哭笑不得的……反映着人性的方方面面。

在做剖宫产手术时,刘艺遇到过200多斤的孕妈妈。“一刀下去,皮下脂肪有我的五个指这么厚,油珠珠飙出来,滑滑的,就像在一个洞里面探索婴儿。”一般剖腹产手术,一个主刀一个助手,但这台手术得多动用一个医护人员负责将厚厚的脂肪扒开,缝伤口的线拉扯起来也非常费力。

刘艺还遇到过特别想生儿子的家庭。这名40多岁的产妇已经生育了7个孩子,还要继续生。原因很简单,只是因为前7个孩子都是女孩。“不生儿子,在家里就什么都不是。”产妇说。

还有一次,一个产妇上手术台,婆婆公公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,听说是女孩,婆婆转身就走了。

也有生完孩子出来找不到家属签字的情况。一个产妇在顺利生产下一个男孩后,医生发现她的肚子里长了一个小囊肿,这就得增加手术项目,需要家属签字。这时,刘艺出来找不到家属,她的丈夫已经兴高采烈看儿子去了。

还有坚决要求顺产,不剖腹的。杨萍遇到过一个危重症产妇想顺产,但孩子的胎位不正,显然这会很危险。产妇说他们是打工的,没有钱,家里还有孩子。

几番沟通下来,产妇的态度总算有所松动,但希望能签个协议,保证不收钱。“但是我们还是把病人收治了,因为她这种情况已经非常危险。”杨萍说。

还有产妇一个人到医院生产的,没有家属陪伴,也没有带钱。医院只能第一时间备案后,为产妇开启了绿色通道。

令杨萍印象深刻的,还有孕妇希望宝宝择吉日出生。曾有一位孕妇着急地问她,离预产期还有半个多月,能提前做剖腹产不,因为她找人算过了。

在何云丰助产的这些年里,还碰到过不少帮倒忙的例子。不久前,有个丈夫陪着妻子在分娩房分娩,由于妻子是头胎,在产床上痛得撕心裂肺地叫,丈夫一着急居然扇了妻子一耳光,产妇委屈地大哭起来。最后只能换成产妇的妈妈陪产。

也有看到妻子痛苦万分的丈夫,因心疼妻子,他们不停地对医生进行瞎指挥,催促医生快点想办法帮妻子减轻痛苦,甚至急得大骂医护人员。

医生鼓励自然分娩

分娩,是人类和自然界对胎儿最后的考验,也可以称为怀胎十月的最后一次自然选择。刘艺说,事实上,自然阴道分娩是最为理想的分娩方式。

自然阴道分娩是在胎儿发育正常,孕妇骨盆发育也正常以及孕妇身体状况良好的情况下,靠子宫阵发的有力节律收缩将胎儿推出体外。这是胎儿来到这个世界所上的第一堂课。

“因为它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,对母亲和胎儿都没有多大的损伤,而且母亲产后很快能得以恢复。”刘艺告诉记者,建议选择剖宫分娩的,一般是骨盆狭小、胎盘异常、产道异常或破水过早、胎儿出现异常的孕妇,这是一种有效快速、相对安全的常用手术。

在实施剖宫产术的产妇中,大多数是因为怕疼、不会损伤胎儿、认为既安全又省事等原因。但刘艺提醒,剖宫产术虽在处理难产、某些孕期合并症、并发症方面有保证母婴安全的作用,但它毕竟是一种非自然过程,并非万无一失。

对孕妇来说,剖腹产的风险更大:麻醉意外、大出血、手术后感染等。

对孩子来说,胎儿的智力开发就是通过触觉、视觉、味觉、听觉等来刺激大脑细胞的活跃。而剖宫产新生儿由于缺乏产道的机械挤压,其呼吸系统并发症比正常产多,如湿肺、羊水吸入、肺及呼吸道感染等。

此外,剖宫产还可能对母亲及新生儿造成远期影响,如月经失调、盆腔炎、腰痛、再次妊娠终止时危险性增加,儿童的感觉综合失调等。

事实上,现在的技术,已经可以大大地缓解“生育之疼痛”。何云丰告诉记者,医院近期将引入分娩镇痛技术,就是通过使用一定剂量的麻醉剂将产妇胸部以下的神经麻醉,从而起到阻断疼痛感受的作用。随着疼痛的升级,可以增加药量的使用。这将大大降低产妇的分娩痛苦。

下午5时,杨薇薇分娩的疼痛慢慢缓解,宝宝静静地爬在妈妈的胸口,这个房间终于安静下来。杨薇薇笑了。

没有什么比迎接生命的一弯微笑更动人了。

netease 贵州都市报
责任编辑:王晓易NE0011

噢!评论已关闭。